春节又这样过去了,过的很平淡。

很怀念在老家过年。屋檐下彻夜长明的红灯笼,院子里熊熊燃烧的火红的碳塔,以及响彻山间的爆竹声,一切都令我感叹:这才是年的味道!曾经为舅舅对碳塔的手艺所折服,也被老家那又快又响的爆竹所吓哭过,还因将碳黑抹到脸上而受到母亲的责骂,但这却掩盖不了我的兴奋。第二天全村的人都互访拜年,只留下我们几个孩子们在家里等着压岁钱的到来。说到底互相给过之后,就都扯平了,但是人们还是热衷于这个,毕竟是暖暖的人情,也是浓浓的祝福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