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又这样过去了,过的很平淡。

很怀念在老家过年。屋檐下彻夜长明的红灯笼,院子里熊熊燃烧的火红的碳塔,以及响彻山间的爆竹声,一切都令我感叹:这才是年的味道!曾经为舅舅对碳塔的手艺所折服,也被老家那又快又响的爆竹所吓哭过,还因将碳黑抹到脸上而受到母亲的责骂,但这却掩盖不了我的兴奋。第二天全村的人都互访拜年,只留下我们几个孩子们在家里等着压岁钱的到来。说到底互相给过之后,就都扯平了,但是人们还是热衷于这个,毕竟是暖暖的人情,也是浓浓的祝福。

不过,好几年没有回家了,不知道这些风俗还在不在,我是已经习惯这儿的过年方式了。一大家人往电视前面一坐一起看春晚,彼此之间很少言语。只有几个孩子在满屋跑着,玩着。只可惜我已经不是孩子了,否则我怎么可能坐的住,去忍受一语不发的沉闷?总之,过春节已经程式化了,聊天、吃饭、春晚、放炮,最后各奔东西。大人有大人的方式,孩子有孩子的快乐,像我这种为学习所迫的人,真的很尴尬。最后是,放鞭炮这环节省了,聊天也略掉了,大家都是匆匆的来,匆匆的走。到今年,大家干脆都不去了,只留下奶奶爷爷还有一个弟弟,霎时间冷清了很多。真不知道二老是如何过的这个年。——不过,不去也许更好。要知道,每年都是爷爷奶奶忙里忙外,为坐在客厅里高谈阔论而不知帮忙的大人们服务,如此清静的一个年或许很久都没有遇到过了,休息一下吧。

今年终究是冷清了,一家三个人坐在电视前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终只得将目光收回到电视机上。我突然在想,或许春晚才是真正的伙伴,每年都陪在身边,却又不求回报。

热闹只是一时的,冷清总会来到,不是么?

怀念一种过去的感觉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